林燕改變形象了,她卸下耳環、鼻環、舌環、手指虎…留著清湯掛麵的妹妹頭,戴著黑框眼鏡,一副學生模樣,化名「吳燕燕」,來到保庇屋。原因很簡單,她要…跑路。

事情要講到一個禮拜前,她那飛燕幫…說是幫,其實,就是一群不幹正經事的年輕妹妹大家說好,組成的一個結拜姊妹團體。反正,就是她的一個小妹,以「外貌協會會長」自居的小萍欠了金龍幫一屁股高利貸,被威脅要送她去中東當慰安婦。身為大姊大的燕燕要幫小萍出頭,金龍幫幫主就說:「那就欠債肉償吧!」燕燕就毫不遲疑的拿起58度c的高梁酒瓶朝金一龍頭上敲下去……

「我是竹光大學心理系博士班學生。」她這麼跟房東說,也跟邱克力說。他們都相信了。

長得文質彬彬,一身書卷氣的邱克力也是保庇屋的房客,他說,他是科學園區的高級幹部。

「這不就是王子與公主的邂逅嗎?」

任何女人都會作夢,包括像燕燕這種沒幹過啥正經事的女流氓(如果,我們把流氓的標準降低)。她幻想著,和邱克力共組一個小家庭,生下一個小小Chocolate……

令燕燕覺得奇怪的是,邱克力有意無意的,總會向她請教一些強迫症、心理障礙等等心理學的問題。這對沒讀完幾本正經書的燕燕而言,她懂個頭啦!只得硬著頭皮,亂掰些連她自己都覺得好笑的理論,還帶著邱克力到處從事「治療」。怪的是,邱克力還直誇燕燕的治療有效。

人都有夢想,人都有朋友。但邱克力的好朋友陳執信就讓燕燕嚇出一身冷汗,因為,他是刑警,他一見到燕燕,就直說,「好像在哪裡見過妳。」燕燕的朋友,其實是損友──小萍,其實是個天生的Trouble Maker,她一來找燕燕,就會口無遮欄的把她們姊妹淘如何做些狗屁倒灶的往事大剌剌的說出來,讓燕燕只能滿頭大汗的跟邱克力說:「她…她只是我一個…病人。」

所謂「幻滅是成長的開始」。燕燕面臨成長了,因為,她在一次偶然中,發現,邱克力根本是無業遊民,他每天出門,只是帶著甜點食譜,在公園坐一整天。邱克力跟她坦白了,他雖然是畢業於一流學府的電機工程師,可是,他對電機一點都沒興趣。在科學園區任職期間,在一次檢討會中,他受到無情的評擊。雖然,這在業界生態中,算是正常且必要的過程。但邱克力卻開始籠罩在無法揮卻的陰霾,他再也無法面對旁人的指責與壓力。他無法再上班了,只能靠撒謊維持基本的自尊。

在這片低氣壓中,房東出面了,他說,明天是他的生日,他希望收到生日蛋糕。信不信由你,邱克力開始在廚房做起蛋糕了。他的專業,讓燕燕也嚇了一大跳。

「我的興趣,其實,就在甜點製作。可是,我爸爸、媽媽不同意,他們認為,男孩子做甜點是件沒出息的事。」邱克力這麼告訴燕燕。

邱克力做出來的蛋糕真不是蓋的,它的美味,讓燕燕無法再隱瞞的跟他坦白她的過去。她之所以會化名成吳燕燕,真正的意思就是「吾厭燕」,她真的想擺脫什麼飛燕幫大姊頭的過去。

「好啦,這下子,我們都卸下面具了。」他們得到這個結論。

「在社會搏鬥,原本就是不容易的事,有時候,把面具當作護具是必要的措施。可是,如果談到感情,假面就變得沒必要了。」關於房東這層補充,他們也表示同意。

兩個人開始製作巧克力在網路行銷,銷路竟然不錯。

這天,邱克力注意到了,過兩天,就是燕燕的生日了。他決定製作讓燕燕驚喜的生日禮物。

就在這時候,小萍發揮她天生Trouble Maker的功力,走漏燕燕行踪給金一龍。金一龍逮住小萍,要脅燕燕出面。

燕燕被金一龍和幫眾給圍毆了。正在危急的時候,邱克力竟然挺身而出了,這個手無搏雞之力,而且,還是「無法承受壓力」重症患者的白面書生,竟然拿了顆手榴彈,拔了插鞘後,就塞他和金一龍的肚皮間,要脅要和大家同歸於盡…這時,陳執信帶著警察來。那顆手榴彈就掉在地面上……

創作者介紹

超視偶像劇 33故事館

33故事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一下
    你們的差曲個歌名是甚麼ㄚ
  • 訪客
  • 開啟愛這首歌怎都找不到?? 很好聽喔
  • 訪客
  • 對阿 我也找不到 不知道誰唱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